< 返回新闻列表

社区团购,真的只是抢夺菜贩生意这么简单吗?

时间:2021-01-26 16:26来源:

作者:浏览量:32

“鹭鸶腿上劈精肉,蚊子腹内刳脂油”

最近,社区团购这个当前最火热的零售创新业态引发了越来越多的争议。但仔细观察便可发现,大多数争议都集中在抢夺菜贩生意上。


那么问题来了,在传统菜市场不断凋零的今天,社区团购饱受争议的原因,真的只是抢夺菜贩生意这么简单吗?下面就带大家揭晓答案。


01

中国卖菜30年简史


想要知道社区团购是否要取代菜贩的生意,首先要了解当前中国蔬菜供应体系及其发展简史。


目前,中国的蔬菜供应体系最早起源于“菜篮子工程”。

1988年

提出“菜篮子工程”

缓解我国副食品供应偏紧的矛盾。一期工程主要建立了中央和地方的肉、蛋、奶、水产和蔬菜生产基地及良种繁育、饲料加工等服务体系,以保证居民一年四季都有新鲜蔬菜吃。

1993年底

初步形成了全国大市场、大流通的新格局

全国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已经达到2080个,城乡集贸市场已达8.3万个,其中农副产品专业市场8220个。

1995年

第二期“菜篮子”工程开始

主要有三大特点:加大基地建设;向区域化、规模化、设施化和高档化发展;城乡携手共建“菜篮子工程。比如我们现在熟悉的山东寿光蔬菜供应北京、山东临沂蔬菜供应上海和南京的格局,就是在那时建立起来的。

1999年9月

工程正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

供求形势已经从长期短缺转变为供求基本平衡、丰年有余。

2001年4月

农业部开始实施无公害农产品行动计划,强行推广至全国

一项重在提高农产品质量和保证农产品消费安全的"无公害食品行动计划"由农业部组织实施。

2002年7月

"菜篮子"卫生质量安全检测体系进一步加强

随着"三绿工程"的实施,全国"菜篮子"卫生质量安全检测体系进一步加强,筑起一道道食品安全防线,有效防止有害食品流入市场。


“菜篮子工程”距今已有30年余年,它不仅让中国人均蔬菜占有量成为世界第一,还推动形成了以中心批发市场为核心,连接生产基地和零售市场的稳定的“菜篮子”市场体系。


02

社区团购的对与错


事实上就算没有社区团购,原有的以批发市场为核心、个体菜贩为销售端的生鲜供应链体系也已经不适应当前社会的发展。

1)上下游分散,供应链冗杂,阻碍中间商规模采购


传统的生鲜供应链,从农户到消费者一般会经过4层环节。生鲜供应链的上游以极为分散的小农生产模式为主,近年来虽然以合作社模式整合了一定数量的农户,但规模均比较小。

2018年时平均整合度为50户/个,远低于2001年时美国1000户/个的整合度。中游各级批发商很难跨越产地采购商直接向农户采购生鲜产品。

不仅如此,我国食用蔬菜有229种,常用蔬菜高达150种。一个批发商通常只会运输几种或十几种蔬菜难以全面覆盖。并且多层运输极大的提高了我国生鲜物流的损耗率。

据智研咨询数据显示,仅果蔬一项我国的损腐率就达到了25%,肉类和水产品也分别达到12%和15%,极大的提高了我国生鲜产品成本。



2)市场信息不对称,批发商被迫“舍近求远”


事实上,批发商并不总是直接将生鲜批发到距离最近的批发市场,而是先将生鲜产品运往知名度高、吞吐量大、销售更快的批发市场销售。主要还是因为多级批发市场因辐射范围、品类范围等原因被划分为不同层级。比如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已经不局限国内,而是面向整个东亚。但这也导致了资源非效率浪费越发严重。



深陷社区团购争议中的菜贩,只是传统生鲜物流体系的最下游,就算没有社区团购,传统菜市场模式也已经在转型当中,绝大部分个体菜贩也会消失。据智研咨询数据显示,2011-2016年之间,中国生鲜超市行业增速在不断呈上升趋势。同比增速也由2012年的7.1%增长至2016年的11.1%。生鲜超市最大的变化就是取消了中间商,菜品直接从田间或者一级供应商发到门店。

除此之外,传统菜市场也在谋求改变。今年疫情期间,北京新发地菜市场就新增了20个社区网点,这些农产品不通过中间环节直接供应到社区居民的餐桌上,降低了运销成本,减少了运输时间。根据统计,新发地社区菜店比社区周边菜市场或超市的价格低10%-15%。

此次兴起的社区团购也只是传统生鲜供应转型过程的一个分支,在供应链改革方面社区团购并没有问题。社区团购模式最大的错误在于“补贴抢市场模式”。而这种模式会引发“百万漕工”以及“打击创新”这两大问题。

“百万漕工”是有关明朝的漕运改革的一句话:“百万漕工衣食所系,废漕改海断然不许”。这句话是相关利益集团阻止海运改革的一个说辞,但侧面说明了社会转型必须得的慎重。而菜贩大多是自主经营、本小利薄,再加上生鲜产品易腐的特殊性,对资金周转有很高的要求,因此很难承受资本短时间的降维打击,短时间内消失的工作岗位难以计数。

更何况,假设补贴退潮、社区团模式失败以后,退出菜市场的菜贩也很难回到菜市场,造成一地鸡毛的场面也很难收拾,资本的试错成本最终由社会承担。在打击创新方面就不多说了,这里带大家回忆一个老段子:“如果你能承受住腾讯的抄袭,那你就赢了”,说的就是资本对创新的打压。


03

生鲜供应链改革的下半场


这里首先谈谈社区团购。抛开社区团购现在制造出来的繁荣和补贴,直指买菜本质的话,社区团购真正的消费人群是什么?

答案很简单:白领。

买菜有两大特点:高频、随机。大家每天都要吃饭,高频就不用解释了。随机性也很好理解,想想你去超市买菜和点外卖的时候是不是很纠结?而大部分白领由于工作的原因,很难有时间买菜。



在社区团购出现之前,很多人要么是点外卖,要么就是提前一周在超市买好菜。再加上,传统菜市场许多时候确实存在着脏乱差、缺斤少两、“杀生”、“区别定价”等行为,让许多年轻人很难接受传统菜市场,这也是互联网资本进入买菜市场的一个契机。所以,在补贴退潮以后,社区团购在退潮以后,针对白领延长产业链是一条不错的赛道。


其次,“生鲜店+社区团购”也是一种选择。生鲜店最大的优势便是营业时间远远长于传统菜市场,再加上剥离了传统中间商,进行基地直采或者一级供应商直采,价格也远远低于普通菜市,对习惯传统买菜模式的人也有很大吸引力,运营模式比上一代团购的“前置仓”模式更有生命力。

在传统菜市场改革上,欧美也已经走出了不错的发展道路,简单来说就是“强化专业管理、追求食材品质、举办人文活动、加强线上宣传等”吸引年轻一代重新回到菜市场。



比如英国的博罗市场曾经是英国最重要的批发市场,在上世纪70—80年代面临了超市模式的严重打压。市场运营团队主动引入面向散客的零售机制,并引进了一批主打火腿制品、天然果酱等特色手工食品的店铺,吸引了一大批上班族。近年来还引入了专业化的管理团队,设立了“博罗市场信托”的机构,并聘请了一批来自房地产、品牌营销等领域的专家对整个市场进行经营理念方面的改革。国内,苏州双塔集市在经过重新打造、专业化管理以后,也重新步入了正轨,成为了苏州的网红打卡地。


无论是社区团购,还是生鲜超市又或者是传统菜市转型,中国生鲜供应链改革实在必行。未来,随着中国“菜篮子”改革进一步推进,相关争议还会继续。
<